刘恺威终于承认6年前无奈娶杨幂,最爱的原来是她……-每日跟我学做菜

第001章 连离婚都不能
夏夜。
顾心柠站在阳台,看着刚刚进入院子的那对男女。
男人的手不老实的伸入女人的低胸白裙,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女人仰着头,露出纤细的脖颈。她准确的找到顾心柠的位置,艳红的唇挑衅的上扬。
“啊……”
她故意发出甜腻的低吟弥光法师,引得男人更加热情难耐。
顾心柠冷眼看着。
第一次撞见,或许她还会疼的撕心裂肺、痛苦绝望。但是第二次,第三次……她的心已经麻木了。
顾心柠也卑微哀求过,毫无尊严的挽留过。
而今晚,一切都要结束了。
三个人在客厅,狭路相逢。
看到顾心柠,男人的眉头立刻皱起来,满脸的不耐烦。
“又有什么事?”
“傅景寒,我们离婚吧。”
“离婚?”
他侧头,一脸柔情蜜意的在怀里人的唇角重重亲了一下,轻佻的舔了舔,一字一顿的说:“你、做、梦!”
“为什么?”
以前是她傻,不愿意放弃跟傅景寒青梅竹马的感情,认为他是被顾心蕊蛊惑。
可现在当她想清楚,提出离婚,却万万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
傅景寒用满是恨意的眼神盯着顾心柠:“顾心柠,你既然敢背叛我,就要接受我的报复。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我也不会碰你!不仅如此,我还要让你看着我跟小蕊缠绵,看着我们甜蜜恩爱。”
“傅景寒,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少在我面前装无辜,看的我恶心!”傅景寒冷嗤,搂着顾心蕊的腰转身往外走:“宝贝,我们今晚回家过两人世界。”
“好啊。”
顾心柠惨白着脸,半晌,她转身上楼。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继续犯傻!
等她再下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套性感火辣的包臀短裙。
火红的颜色,犹如一团火焰。
她不想再做扑火的飞蛾,今晚,她选择让自己傲然绽放。
半个小时后。
顾心柠无视周围一双双充满了惊艳的露骨视线,径自走到吧台,坐下。
“给我一杯‘今夜不想入眠’。”
第002章 你陪我睡一次
今夜不想入眠是酒的名字。
MC酒吧的招牌。
顾心柠端着杯子,一饮而尽。
薄荷的清凉过后是辛辣异界魔君,从喉管一路往下,像一团火。
红晕爬上她的脸颊,让顾心柠更添了几分性感。
“再来一杯。”
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顾心柠旁边,招手又替她叫了一杯。
“我请你。”
顾心柠看也不看就接过杯子,又一次一饮而尽。
“咳咳。”
因为喝得太急,被呛到,她难受的咳嗽起来。
“小心点。”
女人柔嫩的肌肤在触碰的瞬间让他突然心猿意马起来。
“滚!”
顾心柠开对方的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往外走。
“你喝醉了,我送你。”
顾心柠醉得厉害,整个人都傻乎乎的。
清冷的古龙水味儿让顾心柠想也不想的搂住他的腰,还像猫儿一样蹭了蹭。
“好闻。”她自言自语的嘟囔着,仰头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真好闻!就是你了!”
傅池渊低头看着撞进自己怀里的人,眼底闪过一抹惊讶。
是她。
喝醉了?
小脸酡红,杏眸迷蒙。柔软丰满的身躯像甜蜜多汁的蜜桃,让人想一口咬下去。
真是个祸害。
“大叔,今晚跟我走吧。我会给你很多很多钱,只要你陪我睡……睡一次。”
她这是把自己当成……牛郎了?
只是大叔……
傅池渊捏着她的下巴,林楚麒固定着她的小脑袋,性感的薄唇弯了弯:“大叔?我很老吗?”
啾。
“软的,还不错。”
顾心柠醉的一塌糊涂,只知道自己喜欢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见他的嘴巴凑过来瑶山剿匪记,想也不想就亲了上去。
结果还不错,至少她没有觉得厌恶。
而傅池渊……傅池渊彻底愣住了。
怀里人明明是只小兔子,醉酒后却变成了小野猫。
她这幅模样颜学丽,傅景寒应该没见过吧?
“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走?我……我有钱!”
久久得不到回应,顾心柠不耐烦了。白嫩的手指不满的戳了戳傅池渊的胸膛,小嘴一扁:“不愿意就算了,我找别……别人。”
放开手,她转身就去找别人。
傅池渊猛地伸手搂住她的腰,把人扣在怀里。
“想去找谁?嗯惠文后魏纾?”
“反正不……不找你!”
顾心柠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大难临头,还在不情愿的挣扎。
“晚了。”
傅池渊冷笑一声,捏着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万虹萱。
“唔……”
跟顾心柠刚刚像小朋友一样的亲吻不同,傅池渊的吻是热辣、蛮横又霸道的。
第003章 睡了我就想翻脸不认人
卧室里,柔软的大床上,两具火热的身躯正在抵死缠绵。
暧昧的低吟,粗重的喘息……
在持续了将近一整夜之后终于平息。
顾心柠的酒差不多醒了。
“景寒。”
顾心柠闭上眼,一声声的叫着傅景寒的名字。
“景寒,景寒……”
傅池渊眯起眼,冷冷的盯着顾心柠:“顾心柠,睁开眼看看我是谁。”
冰冷的声音让顾心柠打了个寒颤,她下意识睁开眼。
“景寒。”
顾心柠意识不到危险,她甚至用双臂抱住他的脖子,依旧一遍遍的重复着‘景寒’两个字。
“该死!”
“等睡醒了,我们再算账。”
顾心柠醒的时候已经下午了。
她张开眼,看到的是一具特别性感的胸膛。肌肉均称,线条优美。
“你是谁?”
顾心柠心慌意乱的推开男人,抱着被子坐起来,警惕的看着他玛德琳·奇玛。
“怎么,睡了我想翻脸不认人?”
傅池渊慵懒的勾着唇角,似笑非笑的看着顾心柠。随着他坐起来的动作,性感的腹肌、人鱼线以及……顾心柠意识到那是什么,忙扭过头。
“该做的都做了,还害什么羞。”
“闭嘴青帝重生!”
顾心柠愤然扭头瞪着他,眼睛却不敢再往下看,而是死死的盯着他的脸。
这时她才发现,男人的长相跟傅景寒有些相似。
他……他该不会是……
顾心柠的脸再次毫无血色,她惊愕的瞪大眼,满脸的不可置信。
“你是……傅池渊?”
顾心柠的声音因为震惊而发抖、无力,像被什么掐住了脖子。
男人却笑的愈发灿烂。
他伸手捏着顾心柠的下巴,逼迫她靠近:“终于想起来我是谁了吗?”
他越靠越近,顾心柠的身体越来越僵硬。
“没想到嫁给傅景寒一年半,你居然还是第一次。我该为此高兴吗?侄媳妇。”
第004章小叔叔,能当昨晚什么都没发生吗
傅池渊,傅景寒的小叔。
他是整个傅家的禁忌,哪怕她跟傅景寒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也只是听过这位小叔叔的存在。如果不是结婚当天见过一面,她现在根本认不出来他。
“你不是一直在国外吗?”
“不巧,昨晚刚回来。”
恰好有朋友约他见面,傅池渊下飞机就去了MC。
现在怎么办,她居然睡了傅景寒的小叔叔!
她猛地跳起来,像兔子一样冲进浴室:“我去洗澡。”
咔嚓。
浴室门锁上,顾心柠机械的走到花洒下面。
冷水兜头浇下,她打了个寒颤却没关。
天哪,她该怎么办?待会儿要怎么面对傅池渊?
浴室外,傅池渊已经穿戴整齐了。
他进了书房佛予蝶,拉开椅子坐下,打了个电话出去。
“查一查傅景寒跟顾心柠结婚后的事情周粉英。”
一根烟抽完,那边的回复也来了。
新婚当晚就夜不归宿,跟顾家的私生女顾心蕊搞在一起?
傅池渊兴趣盅然的挑眉,他的好侄子跟顾心柠不是真心相爱的吗?难道中间发生了什么?
现在看来,他那位侄媳妇是不想乖乖独守空闺,所以才去酒吧找艳遇。换句话来说,就算没有他出现,只要有任何她看顺眼的,昨晚的事情就会发生。
这个认知,让傅池渊有些不爽。
修长的手指轻叩着桌面,还不等傅池渊想好怎么处理顾心柠,一直安静待在角落里的家用机器人眼睛忽然亮起了红光。
“主人,有未登记人物正在试图打开大门。”
想走?
傅池渊勾唇,起身。
楼下,客厅。
顾心柠急的满头大汗,一边开门一边警惕的回头看向楼梯的方向。
无论她怎么尝试,大门都纹丝不动。
“不打声招呼就想走吗?”
完了,被发现了。
顾心柠的身体一僵,一动也不敢动。
先是下楼梯的声音,然后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男人身上冷冽的气息从后面包裹着她,顾心柠几乎僵成了一块冰块。
“怎么不说话?”
傅池渊低沉的声音几乎贴着她的耳朵,刻意压低所以听起来特别性感。
她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努力挤出笑脸,顾心柠回头,一脸无辜的眨眨眼:“小叔叔,08年录取分数线昨晚的事情就当做没发生过,可以吗?”
想必傅池渊也不想让人知道他睡了自己的侄媳妇吧。
“当然……”
她满怀希望的看着他,眼睛里是无声的期盼。
小兔子很可爱呢。
傅池渊忍不住想逗她,看她惊慌失措的模样。他的恶趣味,全部被她勾出来。
“......不可能。”
顾心柠就像一颗充满气的气球,被毫不客气的扎了一下,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