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叶方华: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CTA基金网
以下是12月7日华泰期货2017机构投资者年会圆桌论坛环节,会议嘉宾叶方华女士与主持人对话的实录。上海如今投资董事长叶方华作为国内投资界成功的资深价值投资者,很少在公开场合发表观点,对话中,她睿智的思考值得我们多次品味和学习揣摩。

叶方华
话题一:投资怎样才能做的很从容?
叶方华:一直以来,我很信奉的一句话就是: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换句话说,这个世界其实是混沌不清的。我刚才在下面听谢总讲宏观,我真是叹为观止,因为我觉得宏观因素是非常错综复杂的。其实,投资这个东西在我看来,就是在混沌不清的世界里,投那么一点点你唯一能看得懂的东西,其实在混沌的世界里你能看清的东西是不多的。但是在你能清楚了这一点后,你就会很从容。所以你要知道自己的能力圈在哪里,在你的能力圈做最大价值的事情,不要勉强自己做自己不太熟悉的东西,这可能是让我们更从容一些的很重要的一点赵怀安,更何况说期货是一个零和游戏,零和游戏始终要跟对手博弈,所以这种情况下更应该守住自己的能力边界。
话题二、怎么去确定价值投资的价值玄天姬?
叶方华:价值投资这个东西,在期货投资里面叫基本面投资,在股票里面叫价值投资。本质上我们理解,是要关注期货品种基本面,或者去关注企业的价值本身,着眼于中长期投资的一种方法。我觉得是一种“知易行难”的方法,几句话可以说清,但做到的话,就在于我们对投资理念的理解。
话题三、从基本面去确定商品的价值,比如供需、成本等,哪个因素是最重要的?
叶方华:我觉得中短期肯定是供求关系在决定商品的价格,长期来看是成本在决定商品的价格。那么在实际投资当中我觉得很重要的,就是要把自己投资的周期搞清楚,比如说我们是做一个3到6个月的期货投资,但是我反复在谈成本,这个肯定就有点偏离。如果我们是投一个3年以上的投资,然后我们再反复的不断的强调短期的供求,这个可能也有问题。所以从相对比较有效的投资方式来说,供求关系在里面可能是更核心的东西。
话题四、请从大类资产配置角度谈谈商品机会?
叶方华:在我的投资概念里面,其实很少有“配置”这个词铃木一郎。因为在我看起来,你觉得确定的就去做,觉得不确定的你也不能去硬配,所以我也很少会跟大家聊“配置”这个东西。如果我们一定要站在一个相对比较长的角度去看中国未来的机会。从商品期货的角度,往前看中国的商品期货,10年牛市,3年熊市,确确实实从趋势上讲,最清晰的两次机会,基本上我们都已经走过去了。那么站在今天这个时点上,我们看到的是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在(过去的)牛市当中,当时整个大宗商品的投资是非常大的(产能和供应增加),供应的高峰就出现在2013、2014、2015、2016、2017这几年。那么,现在这个供应的高峰基本上已经过去了。往后看,大部分的商品供应增速都不是很高,这个我觉得是比较向好的一个方面。再从成本上看,我觉得第一个是环保,给成本带来的是很明显的一个提升;然后是运费,中国的运费涨的还蛮多的,成本也是上移的。那么在需求端,我觉得是一个弱的成长,因为中国的基建最高的增速阶段已经过去了,可能还会有轻微的增长,所以(总体看)我们觉得(商品期货)也是挺好的一个机会吧。
话题五、请从大类资产配置角度谈谈股票市场机会?
叶方华:股票我们确实是切入了蛮长时间了,切入了很多年了,为什么要切入它呢?就是觉得说,其实在不同的经济发展历史阶段,金融工具就是用来做不同的(看法)表达的。我们认为,如果中国是在一个非常明确的“量”的增长当中,期货足够表达我们的看法,但是中国这几年其实是在从“量”的增长转向“质”的增长,中国的企业的个数在变得比原来少,但是企业的质量在提高,那么这个时候,我们认为只用期货来表达对中国未来的看法是不够的。
我是很看好中国企业的,换句话说,我也非常的看好中国的产业和经济,长期我是很乐观的。所以我也会投资于中国的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我们都是很关注的。
(笔录整理:华泰期货北京研究所)
2018年大类资产配置及商品投资价值分析
12月7日,由华泰期货主办的2017年机构投资者年会在上海召开。本次会议邀请了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熵一资本董事长谢东海、纯信资产董事长金焰等著名经济金融领域权威专家及知名投资机构,围绕中国宏观经济走势、产融结合服务实体经济,共同探讨大宗商品衍生品市场如何更好的服务国家战略,以及大宗商品衍生品财富管理与资产配置等热点话题。和讯期货参与全程报道。
本次会议的最后一个环节为圆桌论坛,大宗商品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傅海棠、上海鸿凯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林军、上海睿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付爱民等业内大咖就《大宗商品投资价值》展开讨论。
上海如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方华在发言中指出,中短期来看,肯定是供求关系在决定商品的价格,长期来看,则是成本决定商品的价格。他认为,在实际投资中很重要的是要把自己的投资周期搞清楚。
大宗商品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傅海棠在会上表示,分析经济的好坏其实很简单,最重要的就是关注国家的政策,大方向不会错血族荣耀。“你要看到国家的政策泽北荣志,第一个政策就是货币政策,只要宽松,经济一定会涨,只要紧缩,经济一定会下行,当然这也会有一定的时间差问题。”傅海棠如是说。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下面,本次会议议程即将进入更为精彩纷呈的圆桌论坛讨论环节,让我们掌声有请华泰长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于成刚,为我们主持本次会议的圆桌论坛。
有请于总,同时请上圆桌论坛的嘉宾,他们是:
叶方华 上海如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傅海棠 大宗商品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
林 军 上海鸿凯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施振星 上海元葵资产管理中心董事长
梁瑞安 上海砥俊资产管理中心总经理
付爱民 上海睿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有请圆桌论坛嘉宾上台!
各位领导、同事、所有投资伙伴们,大家下午好!看到名单之后我有一个最大的感受,在座的每位都是偶像级的人,以前很难有机会接触他们,但是因为这个平台的关系,能让我一次性全部可以近距离的交流,我相信这就是平台的力量。我们要控制时间,但是还是要把问题说明、说透,其他的环节能简短就简短,最重要的地方我们可以多放一些时间。
本来想跟所有的嘉宾先沟通一下,但是因为时间的关系可能有很多的问题都是我们临时的,不过这样更好,能听到嘉宾最真实的想法。我在下面刚才想了一下怎么搞这个形式,主要分两个环节:一是必答环节,每个嘉宾必须回答;二是选答环节,哪个嘉宾对我们的问题有自己的观点都可以表达。如果时间允许的话大家如果有问题可以做一个简短的提问。
接下去我们就正式开始!
一直听到叶总的名字,见过一次,但是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见过,我对叶总最大的感受是,叶总的公司叫如今投资,我自己理解的概念是这样,可能更关注已经发生的东西,从已发生的东西去推演未来的东西。从叶总的身上我最大的感受是投资让她做得很从容。问叶总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才能把投资做得像她那么从容?大家也都知道叶总可能是最擅长价值投资,那怎么确定价值投资的价值,这个话题可能很大,但是我们需要去做一些什么东西?请叶总给我介绍一下这方面的东西。
叶方华:
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投资怎么样可以做得从容的问题。我挺信奉的一句话“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我觉得宏观的因素是非常错综复杂的。其实投资这个东西,是在混沌不清的世界里投那么一点点你唯一能看懂的东西。你能看懂的东西其实不是特别多的,但是如果你清楚这一点你就会比较从容。我们有句话说你知道自己的能力圈在哪里,比你的能力圈很大的这件事情是更重要的。所以不要勉强自己去做不太熟的东西,这是让我们能够从容一点很重要的东西。更何况我们说期货是零和游戏,实际上跟对手的博弈。这种情况下更加要守住自己的能力边界。这是第一个问题。
价值投资在期货领域一般叫做基本面投资,在股票领域叫做价值投资。它的意思在我们理解你是关注期货品种的基本面,或者你关心企业的价值本身,着眼于中长期的投资方法。知易行难,知道几句话就讲清楚了mtlbbs,要做到的话是在于我们对投资理念的理解。
主持人于成刚:非常感谢叶总,第一个问题我听得可能比较明白,尽量去做自己知道的,关键是自己真正知道的,不去骗自己。第二个问题本身就比较大,叶总也说了基本面投资从期货的角度来讲始终去衡量价格对于价值反映的程度到底有多大,是不是有偏离?我想就这个问题再问叶总,从商品这个角度,从基本面去确定商品的价值王奔宏,影响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比方说成本、供需。
叶方华:我觉得中短期肯定是供求关系在决定商品的价格,长期来看是成本决定商品的价格。在实际投资中很重要的是要把自己的投资周期搞清楚,比如说我们投3—6个月的期货,但是我们反复在谈成本就有点偏离。如果我们投三年以上的投资,我们再反复不断地强调短期工程,这可能也有问题。从现在看起来相对比较有效的投资方式供求关系在里边是更核心的东西。
主持人于成刚:我想起谢总说的一句话交易风险的错配,研究和交易时间上的错配,还有资金性质的错配,叶总讲的价值投资当中要很注意的是做得是三个月,五个月的价值,还是做三年的价值,这个是很重要的。
再次感谢叶总。
下一位有请傅海棠先生,昨天晚上到傅总的房间,面前放了很厚的一本书,傅总马上要出第二本书,名字叫《中国崛起的泡沫》。下面我想请傅总用一个比较简短的时间跟我们描述一下对未来的看法。因为对未来的看法是要用想象的,我认为傅总是想象力非常丰富的人单挑门。
先请傅总跟大家分享一下。
傅海棠:经济的展望要搞清楚经济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有受过正统的教育,从我的理解角度来看教科书是有严重问题的,以西方经济学为主流的经济学研究微观层面还好一点,尤其是宏观层面的研究,我感觉纯属无稽之谈。当然宏观要研究不好再说微观已经不用了,因为微观直接与宏观挂钩。所以要搞清楚背后真正的原因,你就看得一目了然。前两天我听一个国家经济师讲对日本的看法没看准,没想到经济这么好,对欧洲的经济也没看对2011感动中国十大人物颁奖词,没想到这么好,对美国判断失误了,对中国也失误了。没搞清楚咋回事。
他说得还好一点,还有一个人讲了一个曲线失效了,就业增加,放了那么多钱物价也没有涨,对不上号了。不过这是一个真理,是经济规律,既然对不上号了说明它就不对,还说它是真理,是规律。我在下面听得生气,难受,我要上去把他拉下来是砸场子,不上去拉下来不想听他瞎扯,既然对不上号说明它就不对,和实际的情况有偏差,说明研究的线是不对的,要对了就对上号了。他还说那是真理蔷薇公主之吻,你说这不是瞎扯吗。放了这么多钱,为什么物价没有涨,也搞不清楚了。为什么放了那么多钱物价没有上涨?生产的东西更多了,效率提高了。过去很多年M2增长了几十倍甚至几百倍,很多物价就没涨上去,汽车的价格也跌了不少,虽然价格没有跌,功能更漂亮、更美观,还是维持原价,等于大幅度下跌。我促进生产率,社会上对温家宝误解是最大的,多好的政策,最后物价还下去了,扩大了产能,东西多了。所以你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经济好坏其实很简单,就是国家的政策,大方向不会错。你要看到国家的政策,第一个政策就是货币政策,只要宽松经济一定会涨,只要紧缩,经济一定会下行。当然有个时间差,货币宽松的初期经济会继续下滑,因为利润不够。
在控制通胀的初期还会继续通胀,因为有一个惯性重返猛鬼屋,信誉度增加。也就是一段时间一定会下降,饿了不给我馒头吃吗?吃了就不饿了,就是货币政策导致的经济周期一轮又一轮,到现在经济学家不提这个事,并且他搞反了,繁荣之后必然箫条,扯什么呢。车停下来因为踩刹车,还是是因为车在跑,踩刹车导致的箫条怎么因为繁荣导致的箫条。投资过热有泡沫,本来好好的踩刹车,一踩刹车停下来了,还得说繁荣之后必然箫条。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搞成这个样子。明明是个白的偏说是黑的。
从这一点上看就是一个货币问题,现在看传统的货币政策对过去几年是宽松,现在接着宽松,未来经济会继续下滑。这是毋庸置疑的事。都学会了,都知道放水,原来造纸还有点成本,当然成本也很小。现在都是素质化,有哪个东西经济就能好的话就上。我们心里要有数,实际上就是那么回事。庄雯如有些事是能做不能说,有很多事能说不能做。不是水的问题,是货币的问题。特朗普也会降税,从35%降到20%,其实就是放水,向个人放钱,短期肯定对美国的经济是有好处的毛万标。
不过从长期看不利于贫富差距缩小,税收主要是来自于富人,穷人还交什么税。长期贫富差距会加大。从这样来看就明白了,全球的经济肯定很好,安倍上去就知道日本经济要好起来柴河沿战役,当时都打击安倍经济学,安倍只知道放水,有泡沫,不会持续的。哪一个老师教的,安倍知道放水了日本经济就会好起来,这是百分之百的事。欧洲量化宽松了,欧洲经济一定会好起来,美国量化宽松了一定会好起来,量化的快就好的快,量化的慢就好得慢,终归要好起来,只要量化。中国也是这样,从2015年底开始大量放水,说的供给侧改革,说是大量放水。表述上有问题,也不能说有问题,只能这样说,现在往东说,往西说,现在改变的说法依然很明白刘靖康。中国经济肯定好,实际上过去一年中国实际GDP比目前统计局公布的好很多,至少在10%。
主持人于成刚:我可能听明白傅总的意思了,我问傅总经济怎么样?傅总的意思大概是从中国到全球会好,会很好,会非常好,会一天比一天好。首先从经营企业和投资的角度来讲,我非常愿意相信傅总讲的结果,因为只有这样才有人愿意经营,否则就没有货币了,政府就没有了。从我们自己本身角度来讲我们希望经济越来越好。其实从傅总讲的当中,虽然傅总觉得原有的经济学可能有它的弊端,金融或者经济就是这样,本身就不是一个纯的自然科学,我认为它属于社会学派。在社会学范畴当中可能是不同的时段、不同的环境翁德隆,说不同的话。
在这儿我想追问傅总一个问题,您觉得在向好之后风险可能会出现在什么地方?假设一步一步的向好,但是风险可能会出在什么地方?
傅海棠:风险出踩刹车,杞人忧天,自己把自己吓死了。哪一天全球政府要采取这个措施就麻烦了,08年金融危机就这么来的,08年以前通胀打到历史最高点,全球采取一个老师教的办法,控制通胀,控制消费,凑在一起了。当时我一看麻烦了王富曲,这样搞麻烦了,各个实体经济产能非常厉害,因为发财了,赚钱了,这个时候供应几率加大,应该应该匹配相应的需求,原有的需求被压制,造成供需严重的不匹配。供应急剧增加,消费急剧下滑,赶上跌的时候就跳下悬崖了,08年金融危机来了,就是因为通货膨胀。
主持人于成刚:我给大家翻译一下,我觉得傅总的意思,因为本身我是做交易的,我也认为再好的过程里边都有风险尤文图斯队歌,我相信傅总讲的这个是最大的风险,就是踩刹车。刚才傅总也讲了经济很好管理的,像开车一样打个方向盘就行了金钱活门蛛,傅总的意思是方向盘不要打错了,本来红绿灯左拐,右边是万丈深渊,结果你拐到右边去了。
开车不断地加速,我要把捷达车开到360公里/时,可能车就没了。
傅海棠:开车开快了有风险,除非像高铁,我们搞经济越快越好,生产多了对我们没有害。这是不同的逻辑,这个比喻有误。
主持人于成刚:非常感谢傅总。下面请鸿凯董事长林总,我有一次跟林总交流,林总给我什么印象许韵珊,《射雕英雄传》有东邪西毒,我个人认为投资界当中林总有点像东邪。我记得林总跟大家说过一句话,他说我不喜欢杠杆,我干嘛做期货,杠杆高不是一个坏事。我今天就想问一下林总,因为在我们投资当中有择市,有择时的,可能在高杠杆的操作下择时是非常重要的。
林总不管从经营各个方面都很多,第一个问题我想问林总,你如何去控制杠杆,如何去利用杠杆,有些什么经验,能不能跟大家介绍一下?谢谢林总。
林军:
我先声明一下,我不是卖药的,如果武侠小说是我写的那还差不多,自己去对号入座孙镇业。讲到杠杆的问题,我最近跑得会场比较多,全国也跑,前一段时间看了一篇文章特别有启发,主要说的是人生会碰到七次重大机会,前三次年龄还太小,基本上还在读书,这个机会会白白错过去,后面两次年龄太大了,你已经退休了,你也会放弃。我们做事情已经积累了一定的人脉,积累了一定的工作经验,有了阅历,能真正做事情的机会只有两次,可能有一次你还犯了错,这一次意识到非常大的机会可能就要尽全力去做。
这种叫历史性的机遇,如果不是简单的参与一下,我觉得这个有点愧对咱们的人生林爱儿。这种机会如果有杠杆肯定全身心的拥抱这样的机会,哪怕运气不好或者赔了,至少你参与过的,你将来不会后悔,万一赚到了人生就从此不同了。(来源:和讯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