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三顾茅庐吕飞龙,诸葛亮是真睡还是装睡战王商妃?-厚黑学与生活



本文共5423字李基弘,阅读大约需要10分钟
三顾茅庐,孔明真睡or装睡?
大家都知道诸葛亮曾在卧龙岗隐居。虽然诸葛亮后来总忆苦思甜说自己年轻时躬耕于南阳,可从他整天不是走亲访友侃大山就是看书睡大觉、顺便搞搞发明创造的生活状态来看,他不可能是一个农民,而应该是一个有钱有闲的小地主。

身高一米八五,仪表堂堂、风流俊雅,有很多阔亲戚,又志存高远、才华横溢的高富帅诸葛亮轻易得到了荆州最高军政长官刘表的连襟——名士黄承彦的垂青,他把头发黄、皮肤黑但智商很高的女儿嫁给了他。从此诸葛家族与荆州刘、蔡、黄、蒯、庞五个大家族都成了亲戚。
诸葛亮虽然只是一个无职无权的小地主,却可以自由出入于荆州的顶层社会东汉霸业,地位超然出走太平洋。需要注意的是,虽然诸葛亮的婚姻是一次政治联姻,但他主要靠的还是他的人格魅力。
小时候读三国读到三顾茅庐,不禁替诸葛亮担心,要是刘备不来他可咋办?后来知道了诸葛亮的人际关系网才明白,只要诸葛亮愿意,他能让全荆州握有话语权的人在任何人面前给自己点赞。
表面上刘备是主动来的,背后恐怕是诸葛亮做了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聘请军师哪家强?荆州卧龙诸葛亮!凭借广泛的人 际关系,刘备每次动身他都能得到消息,拿捏好分寸米凯莉,事不过三,嗯。
有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是:刘备第三次来找诸葛亮时,诸葛亮是真睡还是装睡?
1.真睡。醒来轻松进入角色,突出高人风范,刘备也发现是真睡,不免更加佩服他气魄不俗。
2.装睡。两人都知道装睡是为了试探,各自秀得飞起,一个仿佛高僧入定,一个定得不能再定。双方都觉得对方是个角色, 不容小觑。
3.真睡醒了装睡。好家伙,刘备心中想:这小子是个有本事的人,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周毅火必须搞到手。诸葛亮则想:好家伙,脸皮够厚,城府也深,是个有前途的人。
4.假睡成了真睡。刘备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居然真睡着了! 真睡着了啊!!我演给谁看啊!忍住,忍住,一定是我心中还有杂念……

诸葛亮向刘备提出了三分天下的战略——联合孙权对抗曹操,占住荆州吞并益州,等曹家内乱,从荆州和益州两路出兵,则大业必成。颠沛流离二十几年,一直是走一步算一步的刘备从这个26岁的年轻人身上看到了希望。他使出浑身解数邀请其实早就想跟他走的诸葛亮出山,和诸葛亮亲密得连关羽、张飞都吃醋了。
刘备说:“我得到诸葛亮就像鱼儿得到了水啊,你俩都给我消停点。”
职场起步,先从后勤总管做起
赤壁之战过后,刘备集团占领了荆襄四郡。诸葛亮出任军师中郎将,负责调整税赋,充实军用物资,也就是一手挣钱,一手花钱。这份工作虽然是个肥差,但特别容易得罪人一品村姑,也容易授人以柄,做起来容易,做好却很难。好在诸葛亮和只会创业不会守业的刘备正相反,他很难打下一块地盘,但给他一块地盘他却能治理得井井有条,让上上下下都满意,要问有什么诀窍吗?
第一,公平;
第二,公平;
第三,还是公平。

刘备在荆州发展,诸葛亮负责看家;刘备攻取蜀地,诸葛亮继续负责看家。后来,刘备那边人手不够,诸葛亮去帮忙,kuailenansheng荆州交给了关羽。在攻打蜀地的战役中,主要是庞统、法正出谋划策。攻蜀前后,庞统战死,法正病亡,诸葛亮又一次成了刘备唯一的军师,他还继续干他做行政搞后勤的老本行。他守备成都, 在背后支持刘备取得了定军山大捷,夺取了汉中。很多人以为刘备和诸葛亮的组合是刘备给牌,诸葛亮尽情发挥,其实史实刚好相反,刘备奋战在一线,诸葛亮在二线做幕后英雄。
刘备集团进入鼎盛时期以后,刘、关、张三人开始了自我膨胀。关羽发动襄樊战争,水淹七军,威震华夏艾末末,却被东吴从背后捅了一刀,荆州军覆灭,关羽败走麦城。紧接着曹操病亡,曹丕篡汉,刘备称帝,诸葛亮无可置疑地被任命为蜀汉丞相。
张飞被部下暗杀,刘备被陆逊火烧连营。刘、关、张辛辛苦苦二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英雄末路的刘备在临终前授权诸葛亮、李严成为蜀国实际上的统治者。

可以说,三顾茅庐之后,白帝城托孤以前,诸葛亮的工作就像是汉代的萧何、明代的李善长,主要是搞后勤杨其龙,重要归重要,但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诸葛亮治蜀关键:优良的人事管理制度
诸葛亮掌握了蜀国的军政大权,此时的蜀国刚刚经历过关羽和刘备的两次大败,永久地失去了荆州,文臣武将凋零,元气大伤,内有南蛮叛乱,外有魏吴两国虎视眈眈巨魾,怎么看都是亡国前夜了,且看诸葛亮如何逆转乾坤。
42岁,派人与东吴修好。得势的时候,喊打喊杀,要人家国破家亡,现在落难了想和人家和好,哪有那么容易?好在孙权不像刘备那么重感情,他很实际,一边对魏国称臣,一边同蜀国结盟,这意思摆明了要让魏蜀两国继续死磕,他坐观成败。
43岁,专心整理内政。由于他生活简朴,手下也就不敢奢侈;他赏罚分明,大伙儿自然不敢乱来,干起活儿来还浑身是劲儿。其实搞行政的要点无非是一个公平,但人总有亲疏远近,在野的时候啥也不干,挑别人毛病容易,执政以后还能做到“公则生明”却是太难了。
诸葛亮没有培养家族势力,一碗水端平。他的弟弟诸葛均在卧龙岗看家看了九年,很不容易,诸葛亮虽然给弟弟安排了工作,但终诸葛均一生也只做到长水校尉,连个杂号将军都没混上。由于诸葛亮的严于律己,以李严为首的派系完全抓不到把柄,蜀国实现了政通人和,百废俱兴。
诸葛亮治蜀,最难得的是维持了一套优良的人事管理制度。高干子弟只是享受荣誉和福利待遇,掌握实际权力的文官武将都是有真本事的人李诣凡。

44岁,亲入不毛,采纳参军马谡的建议,以攻心为主,平定南中地区所有叛乱。(回师途中创造性地发明了包子这一食品,并流传至今。)诸葛亮以南中的丰富资源为国家提供军用,充实国库,同时训练士兵,准备北伐。
46岁,上《出师表》,表明心迹,交代工作,屯兵汉中,磨刀霍霍向曹魏。
47岁,趁魏国将战略重点放在吴国、魏蜀两国边境空虚之际,挥师第一次北伐。他派赵云故布疑兵出斜谷吸引曹真主力,亲自率军出祁山,兵锋直至长安。毫无准备的南安、天水、安定三郡望风而降,并且他还意外收获了后备干部姜维。(简单地说散仙世界,诸葛亮的北伐就是在五条北伐道路上和魏国玩“猜猜我从哪里来”的游戏。)
此战中,诸葛亮唯一一次动了点私心,派内定的接班人马谡镇守战略要地街亭。不论是传统说法认为的马谡坑了诸葛亮还是阴谋论说法中王平、费祎联手坑了马谡,都无法改变街亭失守的事实。于是形势便急转直下,诸葛亮只好放弃三郡匆匆撤兵。兵法有云:“善败者不亡。”诸葛亮就是一位善败者,他的神奇之处在于:无论形势如何严峻,有他在都能全身而退,谁敢来追击,都是有来无回。
诸葛亮年初刚走,年尾就又打过来了,此次的兵锋指向了陈仓。偏偏驻扎在陈仓的魏国守将郝昭早有准备,导致第二次北伐成了诸葛亮一生中最糟心的一战。
诸葛亮派郝昭同乡多次游说郝昭投降,郝昭严词拒绝箭隐。诸葛亮用云梯、冲车攻城,郝昭用火箭射云梯,用磨盘砸冲车。诸葛亮用井阑(一种很高的带有轮子的箭楼)在城外居高临下向城中射箭以掩护工兵将护城河填平琼斯镇惨案,直接攀城。郝昭却在城墙里又修了一堵简易的内墙挡箭,令井阑失效。诸葛亮挖地道,想突袭城中,郝昭又在城内挖下壕沟,挡下地道…… 就这样,双方你来我往,激战二十余日未有胜负。

蜀军粮草不继,又闻讯魏援军快到,只好退军。看起来郝昭好像是和诸葛亮打了个平手,诸葛亮也有些郁闷,回师途中顺手斩杀了不知死活前来追击的魏将王双,也算出了口闷气。而郝昭却是心力交瘁,兵马折损过半,连城里的棺材都挖出来当木板使光光了。年仅38岁的郝昭,经此一战油尽灯枯,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48岁,诸葛亮第三次北伐。其围城打援的计策被郭淮识破没能大规模杀伤敌军,但占据了武都、阴平二郡,诸葛亮见好就收,对上对下总算有了交代。
49岁,抵抗曹真的伐蜀大军。其实曹真也是一名不错的统帅,不是《三国演义》里刻画的那样的草包。但要让他在崇山峻岭间打败不世出的奇才诸葛亮就太难为他了。何况就连老天爷也来捣乱,连续下了一个月的大雨,魏军还没遇上一个蜀军就在山里摔死了一大片。曹真想,那就班师回朝吧,全当野外拉练了。 可诸葛亮岂是好惹的?曹真还在回家的路上,魏国的南安郡就遭到了蜀军的偷袭,魏军竭力抵抗,照样惨败。曹真回国,等待他的是众人敢怒不敢言而敢鄙视的目光。曹真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羞愧难当,加上旅途劳顿,一命呜呼王可昕。曹真之死对诸葛亮而言,很难说是一个好消息还是一个坏消息,因为曹真的死亡使他的对手换成了生平最大宿敌——司马懿。
51—52岁,为了彻底解决限制他发挥的粮食问题,诸葛亮废了李严,花了两年时间来修栈道、屯粮食。
53岁,诸葛亮第五次北伐。为此他足足囤了两年的粮食,并且联络孙权一起出兵,毕其功于一役,要和司马懿一决雌雄,领军十万进驻五丈原。
平心而论,司马懿的能力是比不上诸葛亮的,但司马懿手下有一个驻守西北十余年的副手郭淮,诸葛亮却只能事必躬亲,唯一能替他出主意的参军马谡早已不在了。战争从一开始就向以逸待劳的魏军倾斜,郭淮凭借对魏蜀边界军事地理的无比熟悉,指出诸葛亮一定会占据北原这块地方,与五丈原成掎角之势。
诸葛亮做出屯田长驻的架势包头王国安,这一招使司马懿有些坐不住了,但司马懿终究是司马懿,他经过仔细计算,明白了这块高地上的小平原压根种不出多少粮食,无法供养蜀汉大军。你喜欢种地就种吧,我继续防守,看你能把我怎么着!
这时的诸葛亮,已经重病缠身。十几年的鞠躬尽瘁摧垮了他的身体,眼看诸多计谋无济于事,据说这个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迟暮丞相不惜使出有些下三滥的招数——给司马懿送去了女人的衣服,想以当时最大的侮辱逼司马懿出战。这一招,虽然不够光明磊落,但非常厉害。司马懿如果出战就正中下怀,如果不出战就威信扫地。

可司马懿是什么人?那是厚黑学的鼻祖!他一边喊打喊杀,一边赶紧派人去洛阳叨叨姐,要曹睿下一道圣旨:决不允许出战,严格贯彻先前的防御战略,胆敢再请战者,军法从事!

诸葛亮给司马懿送女人衣服的历史出处
《魏氏春秋》曰:亮既屡遣使交书,又致巾帼妇人之饰,以怒宣王。宣王将出战,辛毗杖节奉诏,勒宣王及军吏已下,乃止。宣王见亮使,唯问其寝食及其事之烦简,不问戎事。使对曰:“诸葛公夙兴夜寐,罚二十已上,皆亲览焉;所啖食不过数升丁可儿。”宣王曰:“亮体毙矣,其能久乎?”
~~~~~
漫画 / 程媛媛
编辑 / 阐史官

THE END
*图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微信号:youliao669长按、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