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未远,江湖再见(1)-Young小说
天涯未远,江湖再见
提笔写字的时候,脑海里一直回响着盼哥说的四个字——“纸长情短”。大抵有一阵西村雄一,听着《纸短情长》,韩志胤总觉得这四个字是有些道理的。毕竟最深沉浓烈的情感往往如鲠在喉,非言语所能表达。可若真的连言语都不用来表达,以后互不相见的时刻,也实在找不出更好的方式了。
然而,很多话,我其实并不知道该如何说起。脑袋里乱哄哄地,似乎是离开前一天整夜未睡的后遗症,又或者是思绪太过纷杂,乱七八糟搅在一起,怎么都不能理顺烽火姻缘。于是,直到今天,我都没有写下我想说的话,Word里的光标在第一行末尾闪烁了很久,也未曾再进一步。
说起来,我一直都知道离别是必然的,也知道唯有离别,大家才能走向更好的明天,遇见更好的自己。理智上,我不该难过。这样想着,好像也真的没有难过了,l32e5300a毕竟我们注定离别。可,似乎又还有一层淡淡的,淡淡的情绪一直盘旋在我周围——在看到同学水群的时候,在看到朋友圈告别的时候,在听到有关于海大的时候……每一次,这种浅淡的情绪就会忽然清晰起来,像是一幅水墨忽然被锐化,蓦地尖刻锋利。
有种钝钝的疼。
———————————————
我一直觉得面对离别我是一个通透的人。
因为通透,所以显得冷漠,甚至不近人情。
我还记得初三毕业的最后一天,全班同学一起摇着双手唱《朋友》,班主任站在投影仪前跟着我们一起,我能看到她的双唇马澜菲,也能看到她红了的眼眶,我还记得她抬起眼镜抹了眼泪,同学们趴在桌上哭成泪人,我心中涌起的悲伤却依旧浅淡,浅淡到甚至无法催动我的泪腺。
高中毕业,同学们给老师献花,所有任课老师站成一排,轮流致辞,同学们则掌声雷动。结束后,同学们相互合影,我却是冷淡地坐在座位上,一如平日里课间休息时无动于衷的模样。后来,后座的男生抱着班主任不停地哭,哭到声音哽咽,嗓子沙哑,我只是歪在桌子上斜看着他们,心里想这个男生怎么这么傻,却又傻得让人自惭形秽
到了大学毕业,可预见的离别所带来的悲伤,浅淡的,甚至之前很多天我就感受到了。那些天,每到晚上我总是不想入睡。我很熟悉这个感觉——准备考研的那个暑假,我在家里待了十天,每天都是这种状态。而离别前的十天,我每天也是这种状态,深夜降临时,我总是不想入眠,即使眼皮沉重到一闭眼就能睡死过去。
催动我抗拒睡眠的情绪空间种植塔,我想了很久才明白,是不舍医世守护。
毕业倒计时,过一天少一天天神剑女。便自欺欺人地觉得,只要没有闭上眼失去意识,便会迟一点睁开眼看到次日的阳光,于是自己就能多活一点在前一天。
然而,事实情况是,多活一点的前一天意味着少活一点的第二天,熬夜到凌晨的结果就是次日一睁眼会错过整个上午的阳光大唐谪仙。
因缘于此,终于到最后一天,便固执地不想睡觉。
不想睡觉,大抵便成了我表达不舍的最强烈渴望猎杀王座。以致于,在要走之前,我都没有留下过眼泪,只是觉得心闷闷地难受,却并不想哭。
谢师宴时,看到舍友哭得双眼通红七小福再出击,我其实很羡慕。总在想,是不是哭一边城风云场,心里闷闷的感觉就会少一些王丹婷,呼吸也会顺畅一些。可直到最后,我也只是借着喝酒说了许多的话。

———————
———————

毕业季的朋友圈里,看到一条动态,里面有一句话说:“海大是我心里的一颗毒草,如果能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这么过。”
心几乎颤了一下恐影迷,大抵是有了共鸣,一时间感慨良多。
但“一定不会这么过”这句话好像又太过笃定,毕竟回想大学,虽然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我并不后悔。真论起来,很多事我还是会去做,最后过的生活也并不会比现在相差太多。只是,对于一些事,终究会留下遗憾。

遗憾最多的,便是我心心念念的两个团体——《海大学子》杂志社和经济学院辩论队。我一直觉得,自己作为其中的成员并不够格。
杂志社的日子虽然也有所作为,但大多数都是浑水摸鱼,担任副主编的时候,几乎没有带给方露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唯一做的就是与她同在。大抵只能算作精神上的支持,却并没有承担自己该有的义务修真田园生活。
而在辩论队里,最最愧疚的是我至今为止都没有真正热爱辩论,无数次被对方问得哑口无言,我总会觉得就辩论而言军星网,我只能写好一辩稿,却永远达不到唇枪舌剑。我无数次在想,如果当初我再积极一点,早一点与棍姐、豪哥他们打比赛,是不是直到校赛我也会表现的更好一些?至少在谈起辩论时,底气也会更足一些。
大抵是总觉得自己不够格,于是每次和大家相处时总会在某些瞬间觉得不自在。情绪是一种很磨人的东西,很多时候,真正困扰你的,不是别人觉得你怎么样,而是你认为别人觉得你怎么样。
所幸,这两个团体,我都带着满心期许留到了最后。于是官欲缠绵,也能够满心期许期待着未来的重逢。
———————————————
Young小说
公众号ID:xiumius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