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与相亲对象,你会选择跟谁结婚?-言情馆


“那个变态安装了引爆装置,如果疏散人群,他就会引爆爆炸装置,伤亡人数无法估计。”一个铁铮铮的汉子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咬牙切齿的,恨不能把那个变态捉住然后狠狠的揍一顿章萌芊。纯手工动作,不借用外力!
他们接到一个任务,一个心理变态者在市中心的购物商场安装了炸弹,需要他们去拆除炸弹。变态在一个论坛里面炫耀,当然大多人都不相信他。而实际上,他真的这么做了!
旁边一直注视着商场分布图的陆耀斯,用着十分低沉稳重的声音问道:“他在等什么时间?”
“据我们分析,这个人在等待六点整,嫌疑人经常在网络上说,六点是逢魔时刻,而他也经常自称为魔。”旁边心理分析师回道。
“离商场一条街将车停下。我们的人全部扮作顾客进入商场,不要引起嫌疑人注意。绝对不能给机会让他引爆炸弹!”陆耀斯说道,鹰一般的眼睛微眯,又说道:“首先到地下室找人月宫绿,然后上顶层寻找炸弹。”
心理分析师听到陆耀斯的话惊讶的抬头看他,被陆耀斯一提醒,他才想到。魔鬼,不都躲在阴暗的地下吗?魔鬼的敌人,确是在天堂……
购物商场的人完全感受不到这些赶来的特警他们的紧张。顾客愉快的在商场里面挑选自己中意的商品,还有什么比买买买更让人心情愉快呢?当然,也有人这会儿不那么愉快,例如邹云朵。
“云朵,好久不见!”深蓝色的休闲西装让男人显得十分挺拔,也衬得男人皮肤白净,看着就是个斯文的成精英人士。
“哟哟哟,这不是我们失踪多年的霍学长吗?”还不待邹云朵开口,她的朋友许茹茹却说话了。
“许学妹。”霍思远像是完全听不出许茹茹话里的讽刺,依然面带笑容的打招呼。
邹云朵以为自己已经忘了这个声音,但是再次听到的时候心里依然一振。猛然抬头,看到那张熟悉的脸,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回答。下意识,她往许茹茹的身边靠了一点,手紧紧的捏着手提包带。
她很想上前问眼前这个男人是怎么做到能够这么坦然上前打招呼的?突然消失,他到底去了哪里?但是,问了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华天韵,在他心里,自己可有半分位置?
“云朵,这边有家法国餐厅的菜不错,不如一起吃个晚餐?”霍思远就有这样的淡定,即使他曾经是邹云朵不告而别的恋人,但他选择性遗忘了这事。
“我和云朵有约了,再见啊,霍学长。”见云朵的脸色不好,许茹茹开口道,说完就拉着云朵离开。对待渣男不需要那么多礼貌。
霍思远站在原地看着离开的邹云朵,也没有再上前。只是眼里却充斥着莫名的自信,有些人,一旦装进了心里,就不那么容易忘记。
“云朵,我们去看一场电影怎么样?最近有好几部不错的片子上映,看看帅哥保护下视力?”许茹茹提议道。
“好。”邹云朵点点头,正好可以错开霍思远。
陆耀斯和他的手下正在顶楼四处寻找,那个变态已经被他们控制住,可是遥控器根本不在他手里。他还有同伴,如果看到商场里面有骚动就会立刻引爆炸弹。时间已经快到六点,他们成功的拆除了六个炸弹,还有一个仍然不知道在哪里。七颗炸弹,代表七宗罪。
商场顶楼就是电影院,今天恰逢周末,人多得很。陆耀斯皱眉的看着这些谈笑风生的人,还有五分钟,五分钟之后……“我去买爆米花和可乐,云朵你先坐一会。”许茹茹看着魂儿像是被抽离了的邹云朵,有些不放心的交待道。
“好。”邹云朵下意识的点头。
凭着对危险的直觉,在最后那颗没来得及拆除的炸弹爆炸那一瞬间,陆耀斯将离得最近的女孩扑倒。
谁也没想到,那个变态会将最后一颗炸弹安装在桌子里面。如果不拆开桌子,根本就没办法知道那里有炸弹。这显然不是临时安放的,而是早有准备。
邹云朵被扑倒的那瞬间,惊得刚刚离体的魂都归位了。心脏一阵乱跳,背后的温热,环着她的有力臂膀,还有那在耳边听得清晰的沉稳心跳声,却让她莫名的觉得安心。
微微的抬头,邹云朵看到一张刚毅的脸,古铜色的皮肤,深刻的五官。只需要一眼,就让人觉得这是一个十分值得信赖的人。
身上的防弹衣挡住了飞散的碎片,陆耀斯见被自己扑倒的女人没什么大碍。利落的起身,将邹云朵扶起来,就去查看其他被炸弹波及到的伤者。
邹云朵绝对不是花痴,但她还是忍不住盯着男人的背影开。她甚至来不及道一声“谢谢”。即使此刻大厅里面充满了到处奔跑、惊慌失措、尖叫连连的人。还有些被炸弹的碎片伤到,倒在地上,陆耀斯和他的手下正在查看这些人的情况。
“云朵抗倭侠侣,云朵你没事吧?”许茹茹从柜台那边跑过来。
“我没事,刚刚有位先生救了我。”邹云朵的目光准确的停在了陆耀斯身上。
缘分这个东西真的很奇妙。
邹云朵还以为自己没有机会给那个救他的人道谢,没想到再次遇到,又给人家添了新麻烦。
她从公司下班回家,却没想到刚走到大门口,就看到不远处的霍思远在她回家的方向。邹云朵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着他凶兽饲养手册,反正脚不经大脑指挥就朝着另一边匆匆走去。
邹云朵一边走还不忘一边回头看看霍思远发现她没有,以至于没有看到前面的驶来的车辆。
吱……
邹云朵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被一辆路虎蹭倒了。还好司机反应迅速,否则这会她应该躺在车轮底下。
虽然是对方不守交通规则,突然冲上公路被自己车的反光镜给蹭倒,但是陆耀斯还是极负责任的下车查看情况。
邹云朵惊魂未定的抬头看下来的司机时,却没想到会是那天救了自己的人,把想了几天的“谢谢”脱口而出。陆耀斯觉得奇怪,被自己的车蹭倒了,还给自己道谢,这女人可真是奇怪!
看出了陆耀斯眼里明显的打趣蒋木木,云朵知道自己那声谢谢来得莫名其妙。于是邹云朵连忙解释:“上次在购物中心,谢谢你救了我。”
陆耀斯看着邹云朵,记忆回笼,总算想起了这是被自己丢在原地的那个小女人。那一瞬间的感觉他到现在还记得。软软的,没有浓烈刺鼻的香水味虐待他的鼻腔,十分舒服的一个小女人。今天听到声音也很好听,柔柔的,就像是羽毛落在了心底。
被陆耀斯的眼神盯着看,云朵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还好陆耀斯及时开口,才让云朵的脸不至于烧起来:“职责所在。”
“刚刚抱歉,我没有注意到你的车……”邹云朵知道这次意外都是自己造成的,这个男人这么严肃,肯定会觉得她很笨吧!
“我送你去医院。”陆耀斯也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这个小女人似乎被他刚才干巴巴的“职责所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了。不过向来冷惯了脸的陆耀斯也不想解释。他本来就为人淡漠,虽然对这个女人有几分的印象,但是要说如何亲近,却是不会了。不过,陆耀斯看了看身边的邹云朵,眼睛里沁出一点点笑意,这女孩儿倒是挺好玩的。
懒得再说什么,陆耀斯上前将对她伸出手。心里觉得这个小女人实在是太不会照顾自己了。两人都说了两句话,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
“不用不用。”邹云朵连忙摆手,看到陆耀斯伸手,才意识到自己还在地上坐着。
“没关系,你受伤了。”陆耀斯仍旧坚持要扶她起来。
“那就谢谢你了,”邹云朵将手伸过去,陆耀斯的手掌发烫,让云朵的心都跟着颤了一下。有些干,甚至还能感觉到一些小的伤疤,但是云朵还是觉得很舒服,心都跟着平静了。陆耀斯感受到软软的小手搭在自己手上,那从手心传来的温度让他心里十分熨烫。
在站起来的时候,云朵感觉到一股刺痛从她的膝盖传来,不过还是能站起来。刚刚被她的裙子遮住了,这会站起来才发现,膝盖那里有一团破皮了。她也不是娇气的人,所以往一旁站过去,好让陆耀斯的车开走。
“我没事,谢谢你。”邹云朵再次道谢。
“去医院。”陆耀斯坚持,看到邹云朵膝盖上面渗出的血珠,莫名的,觉得在那白皙的腿上看着十分碍眼。这样的小女人,就应该像橱窗里的洋娃娃一样,被人保护,而不是这么狼狈的出现在男人眼前。
“我……”本来云朵还想坚持,这么一点伤回去擦点消毒水,贴块邦迪就好了。不过在看到走过来的霍思远的时候,云朵离开往陆耀斯打开的车门里面钻:“麻烦你了。”她知道自己这个举动是多么不合时宜,但是也顾不了许多。
陆耀斯也发现了云朵莫名的紧张,顺着刚刚云朵视线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往这边的走的霍思远民国无双。陆耀斯只是看了一眼霍思远就收回目光,坐进驾驶室。
邹云朵心里乱乱的,有些心不在焉的望着车外的霍思远led产业链。她以为碰见他是个意外,没想到霍思远竟然是专门来找她的。找他做什么,邹云朵自嘲一笑,难不成是破镜重圆吗?
“你认识那个人?”陆耀斯拿出放在车的医药箱,边给她消毒,边漫不经心的开口。
“……恩,”邹云朵心中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坦诚道,“他……他是我大学时的学长。”顿了顿又觉得自己说的好像太不合常理了,毕竟谁会被一个陌生的学长吓到。她咬了咬嘴唇,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跟他……以前有过矛盾。”
“恩,”陆耀斯并不甚在意的点点头,文君竹随后开动车子,“你的伤口还挺严重的,我这边没有足够的消炎药,所以还是带你去医院看一下吧。”
“不……用……”
“听话!”男人并没有理会她的意见,而是强硬的将他带到了医院。
而在原处,霍思远阴沉着脸,看着远去的汽车。你又能躲到哪里呢云朵,霍思远喃喃的说道,你是属于我的,逃不掉的。我想了你三年,三年了……
已经走出很远,邹云朵仍旧控制不住的向后看。陆耀斯沉沉的看了她一眼,意有所指的说道,“伤口会愈合的,不用担心。”
邹云朵笑了笑,“是啊,可是会留下疤痕的。”
陆耀斯的嘴角弯起一个不明显的弧度,“也许吧,到时候你连这个疤痕都忘了呢。好了,医院到了,下车吧。”
“2073号这位美女,你跟我过来,我给你包扎!”护士叫道。
邹云朵朝着陆耀斯点了点头,随后走进了病房。但是当她捂着伤口出来的时候,男人已经不在了。
而另一边,陆耀斯不耐烦的接起手机,威胁道:“你最好是有什么大事最完美控卫。”
“嘶,老大,你今天更冷了,不愧是万年冰山啊!”
陆耀斯皱了皱皱眉头,冷冷的开口道:“说正事!”
“老大!老大!你别生气!”对面的人急忙求饶,“是上级命令,请陆耀斯立即归队!老大,你的嘉奖令到了哦,嘿嘿……”
“知道了,”陆耀斯挂断了电话胡寅寅,看向了医院,女人,我们有缘再见。
"妈妈,我不想去相亲啊,"云朵焦急的解释道。
"哎呀安啦,妈妈绝对是靠谱的!"邹妈妈在电话另一头老神在在的开口安慰道,"宝贝你也不小了,不能因为吃了一次馊饭,就绝食了吧?你姑姑都跟我说了,这次的这个小伙子啊,可靠谱了,听说长的还是一表人才呢!""可是,"邹云朵弱弱的开口,"妈妈,我并不想谈恋爱啊,我……"知子莫若母,邹妈妈永远知道自己的女儿弱点在哪里,她一改之前的语气,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宝贝,你跟妈妈说实话,你是不是还忘不了那个霍思远?"邹云朵急急忙忙的解释道,"妈妈,不是这样的,我只是觉得最近很忙,没时间谈恋爱而已。""可是你知道吗宝贝?你自从你和那个霍思远分手以后,你就再也没有跟爸爸妈妈说过你感情上的事了。虽然我们明白,你长大了,独立了,可有时候,爸爸妈妈觉得,你这样是因为你是受了伤才被迫成长起来的。有时候啊,我们真的觉得,你如果是我们手里一直呵护的小公主该多好,但我们又不能陪你一辈子,所以我们才会担心啊!"虽然邹妈妈性格大大咧咧,但这段话,也未尝不是她的感情流露,他们的宝贝,从三年前开始,就很少笑了岑碧青。
"妈妈,对不起,"邹云朵的眼眶变的红红的蜀绣董贞,"我真的没想到你们为我想了这么多。你放心妈咪,我一定会证明给你们看,你的女儿会很幸福的!"咖啡厅的blue小调慢慢摇,邹云朵轻轻搅动着面前的卡布奇诺,思绪飘远。对于霍思远这个人,在过去的三年里,在她心里一直都在逃避。曾经的爱有多美好,多纯挚,再后来被打碎的时候就有多痛心,多绝望。
邹云朵想的有些入神了,等到蓦然惊醒的时候,才发现对面已经坐了一个人。
"你好制霸中场,我叫……"邹云朵抬起头,突然惊讶的喊道,"咦?怎么是你?"原来,面前坐着的,不是别人,而是之前两次英雄救美的移动冰山--陆耀斯。
陆耀斯皱了皱眉头,这个动作让他本来就俊美的脸更加深刻立体,他从脑子里回想了一下,只觉得对面这个小女人让他熟悉,但是记忆里却并不记得她的名字。他点了点头,冷淡的回应道,"你好,你是……"邹云朵呐呐地低下头,解释道,"可能你忘了,几个月前,你在购物中心救过我。哦,还有一次我摔倒了,也是你扶我去医院的呢。说到这个,我还欠你医药费呢。"记忆的枷锁打开,陆耀斯想起了记忆里那个有意思的小女人,他的眉头微微松开,嘴角玩出一丝轻松的弧度,"我想起来了,怎么样,你的膝盖好了吗?"见他终于记起自己,邹云朵勾唇一笑,"已经好了,谢谢你!"顿了顿,邹云朵还是没有忍住心里面的好奇心,问道:"那个,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声音里是连她也没察觉的愉快。
"哦?"陆耀斯好整以暇的看了眼面前沉静的女人,他笑了笑,反问道,"可是,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呀墓地狂舞。""唔,我叫邹云朵。"
陆耀斯在心中默念了一遍名字,夸道,"好名字,云想衣裳花想容,果然,和你的名字一样呢。"邹云朵害羞的转移话题,"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陆耀斯,"男人的眸子里透露出一丝黑沉的暗光。
"陆耀斯,"邹云朵咀嚼着这个名字,末了,轻声说道,"很好听呢,早知道今天要见的是你,我就不会那么排斥了。""哦?"陆耀斯不动声色的喝了口咖啡,问道,"既然那么讨厌,那为什么要来相亲?"邹云朵微微叹了口气,柔柔的解释道,"还不是我妈妈,她啊,怕她家的闺女嫁不出去!那你呢,你怎么也来相亲啊?"陆耀斯挑了挑眉,问道,"我怎么不能来相亲了?""你这么厉害啊!"邹云朵理直气壮。
"呵呵,"低沉如大提琴的声音在邹云朵耳边回响,陆耀斯慢慢开口,"云朵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我厉害的?""你救了我一命,"邹云朵搅了搅杯子里的咖啡,真诚的说道,"你不知道,当时我真的被吓坏了天和追风膏,要不是你啊,我都不知道能不能站在这里了。所以,你这么勇敢,比大部分普通人要厉害。
男人"呵"了一声,笑着问道,"既然你觉得我这么厉害,那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呢?""什么?"一个炸雷在耳边响起,邹云朵惊呆了,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说道,"你明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们刚刚认识哎!"与之相反的,陆耀斯却并不慌乱,说道,"但是,我们两个确实有缘分。我愿意打这个赌,赌我们之间的缘分,你敢吗,云朵?"邹云朵看着陆耀斯执着的眼神,半晌,像是被蛊惑般的,竟然点了点头。
疯了,我一定是疯了,邹云朵从民政局出来,望着和他并肩而行的男人,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坏了!!!
他竟然和一个只见过三面,刚刚知道名字的相亲对象结婚了!!!
可是奇异的,她并不感到后悔,而是在忐忑之中有一丝期待,看了看身边的男人,邹云朵暗暗期待,只希望,你真的是我要等的MRRIGHT。
陆耀斯也对自己感到不可思议,他竟然,真的和一个女人结婚了。缘分天定,他陆耀斯从来都是敢作敢当,既然自己的直觉告诉自己是对的,那他就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把她绑在自己身边。所以,邹云朵,我对你势在必得!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