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评点《琅琊榜》31:夏江离间计的成与败-独自欢喜







一年即将结束的时候,大雪飞扬。
梅长苏寒症复发,晏大夫为让他能够得到足够的休息和恢复,让他闭关养病。梅长苏挣扎未果,只好遵从。
大概是每次梅长苏寒症复发状况都很危险,只有飞流不懂忧虑不怕冷的滚雪球玩,甄平远远的看着他,目光充满了悲凉。
他们目前还只顾得上关注梅长苏的病,尚未得知夏江和誉王早已经联合设下了一个连环套。梁帝给太后太后在卫陵守陵远离京城,靖王亲往灾区尚在路上,梅长苏寒症复发昏迷不醒,而他们宫里宫外相互配合,陈硕嵩前前后后拉了几条战线同时行动。夏江一计可算得上天时地利人合。其实,就算梅长苏醒着,状况也改善不到哪里去。






卫峥和药王谷一行人在送药途中被悬镜司夏秋带重兵埋伏,死伤惨重,为救下另外几个人,卫峥最终选择了放下武器束手就擒。
而在押送卫峥入京的同时,皇后在誉王的授意之下,趁着梁帝去卫陵给太皇太后守孝不在宫中,她随便寻了个由头给静妃强加了个罪名,下令封锁芷萝宫忘仙答题器。
在太医带着人搜查芷萝宫时,静妃的表情由起初的略显诧异逐渐安定,尤其是在听到搜查的居然是浣葛草时,更是瞬间明白了皇后就是特意来找麻烦的,只是她尚不能理解这个麻烦背后还有什么更深一层次的涵义。皇后在宫中三十余年,虽然不受梁帝待见,但是身为六宫之主又和越贵妃这样的选手积累了多年的战斗经验,即使再看不上静妃也不会随便找个根本说不通的理由来关押她,定然这只是诸多棋招的先手。
静妃选择了以不变应万变,因为她明白梁帝很快就会回来,皇后再无脑也不可能趁梁帝不在的时候对她进行这样大张旗鼓的伤害网管哥,所以此时她以静致动是最好的对策骆嘉琦。









誉王当然知道皇后搜宫的最后结果也不可能是真正找得什么罪状,因为此条线的关键并不在皇后和静妃,而是在待女小新身上。
小新在特意的安排之后出宫找到靖王府,靖王此时赈灾还没回京,而府里的人不了解宫中实情,完全根据小新的讲述给事情定性。列战英当即做出送去给梁帝送信的决定,不管靖王在不在宫中,或者说梅长苏是不是苏醒可以见客,都不可能做出比这个更为妥当的决策。因为以靖王的身份尚不能和皇后当堂对峙,而唯一能够制约皇后行为的,只有梁帝。
梅长苏醒着也没什么其他的办法,而在列战英前往苏宅之前,戚猛已经带着小新出发了,就算梅长苏觉得无须去请梁帝旨意而派人去拦截,追上了还好,没追上结果也是一样,无非就是戚猛没有失踪罢了。
小新的身份目前还没有露出马脚,她的所做所为也符合一个忠心救主的英勇,如果梅长苏抢先一步让靖王得知这些事情,那么结果不能够改变一丝一毫。










药王谷的人兵分两路报信,一路回药王谷通知老谷主,一路快马奔到京城找梅长苏。
而此时梅长苏尚在昏睡,黎纲和甄平接连收到卫峥被捕和静妃封禁的两个消息大麦户,都未能将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当然也没能通报给梅长苏重塑国魂。
其实纵观全局,夏江之计设计的非常高明和巧妙,计中计,套中套,一环紧扣一环,掐准了各种时机,也紧紧抓住了靖王的弱点和命脉,甚至提前预设出他的各种反应。而且夏江并不知道梅长苏旧症复发昏迷不醒,因为即使梅长苏醒着,最多也是拦住黎纲等人在城门前的劫狱行动,还有在靖王入城之前通知到卫峥被捕的消息。但是就算靖王提前得到了消息,朝堂之上誉王和夏江你一言我一语的刺激之时,以他的性格依然会直言不讳,更不可能劝住靖王要救卫峥的冲动。
大概夏江唯一算漏的,就是梅长苏的真实身份,他没想到在城门抢劫卫峥的不是药王谷的人,而是江左盟,他也没有想到梅长苏自己委屈求全也要按压下靖王的冲动,更没有想到即使没有靖王梅长苏也一样会冲破阻难营救卫峥。否则这一局设计之妙,完全不亚于当年的赤焰一案。换任何一个普通身份的谋臣辅助靖王,都不可能反败为胜。










继宫内静妃被禁、城外卫峥被抓两条线外,秦般若给童路下了许久的鱼网也收线了。
即使先前甄平敏感的察觉童路有异样,但是因为当时童路只是因为情场得意而已,并非是对众人做出了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再加上一连串的事情接踵而至,还没有来得及深挖童路就被抓了中百商务网。
严刑拷打并没有动摇童路,秦般若搬出了“终极武器”——用四姐相要挟,深陷情网童路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一个人最大的弱点就是情感,越是重情重义之人越是如此,这大概也是秦般若没有直接抓捕童路而碾转请四姐出马使用美人计的原因吧。
童路无奈之下供出了妙音坊和十三先生,而我们都知道,在前两集里十三先生就已经转移到西市的乐器铺子了,妙音坊目前只是一个幌子了。秦般若听闻后大吃一惊,就在她对面的妙音坊,眼皮子底下隐藏至深的大敌,她感到了自己智商上深深的被侮辱。于是誉王立即派人查封妙音坊,却一无所获。
宫羽前去报信,十三先生与甄平正在计划如何在城门口劫夺卫峥。十三先生推测出童路已经叛变,但是明明知道新的联络地点却只是供出了妙音坊,也正好给大家提了醒。
或许这也是梅长苏当年为什么万分信任童路却仍然把他家人留在廊州的缘故吧,就算再至诚的人,也总有迫不得已的时刻,那么经历了死神考验的梅长苏,总是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的。我相信童路从未真正背叛江左盟,但是谁又能肯定的说这里没有一丁点他结亲还在江左盟的因素呢?








而此时,戚猛和小新连夜快马奔向卫陵,半路上誉王早已派人假扮江左盟的人进行拦截。来人自称梅长苏请他们回去,不必再去卫陵送信,因为静妃是有品阶的人,在宫中并不会有大碍,只是受一点委屈罢了,而且正好可以利用苦肉计令皇上重责皇后。
其实这个人说的话,在局外人来看还真是大实话,除了在是不是要向梁帝报信这件事上有不同,实际上和甄平对列战英说的话差不多,只不过甄平选择了相对中肯的态度,而他带了些火上浇油的语气。再加上列战英对梅长苏和苏宅的人有更深一层信任,而戚猛的脑回路就简单了些,更容易片面思考。
而小新则被安全的送回了宫里,誉王在芷萝宫埋下的这根引线就算是初步成功了,只需要安安静静的等着靖王前来就是了。
本集结语:
夏江和誉王做了万全的准备橡皮轮胎杀手,要利用卫峥被捕一事陷害靖王入局。而在此之前,为了确保事情能够顺利进行,他需要做的是让靖王和梅长苏失和,以靖王的性格界时定会不计后果的冲动行事。
皇后在后宫恣意寻事聂杰铭,再故意放出待女小新出宫报信,扩大严重性,再用计让靖王府的人认为梅长苏趁机利用静妃施苦肉计以达到打击皇后的目的。
说实话,夏江真的比誉王和梁帝更加了解靖王,因为自靖王和梅长苏结盟以来,两个人最大的分歧就是这一点。
靖王至始至终都非常抗拒利用他人获利和上位,所以曾经因为霓凰郡主,还有私炮坊涉及的无辜百姓都误会过梅长苏,因为在他心里,梅长苏虽然智谋无双,格局宽广,但是他仍然只是一个谋臣,无论如何都脱离不了谋士所具有的谋算和利用,所以即使在所有的方面对梅长苏都给予了高度的认可,唯独在这一方面他心里仍然保留着戒心,还时常强调自己万万不会将身边的人牵联到夺嫡之中。
静妃也是非常清楚这一点,但是她理智的知晓梅长苏的行事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发生一些意外,但是因为她已经推测出梅长苏的真实身份,她就能够同确信梅长苏不会做出任何伤害她和靖王的事。不过这一点她的傻儿子却不一定明白,所以她还特意将梅长苏没有提出拉拢高湛一事的深层涵义和靖王交谈过。
尽管如此,靖王的戒备也不是一朝一夕就打消了的,有一点的风吹草动他就炸了毛。
夏江就是深知这一点,所以一把抓住软肋微微使了一个离间计,靖王都不曾深思就立马上当。
十三年前,夏江也几乎是用的同样办法使得梁帝和祁王父子离心,梁帝一直怀疑祁王和赤焰军会反,夏江就用计让他觉得祁王和赤焰军已经反了,所以梁帝毫不犹豫的就下了杀令。如今靖王一直怀疑梅长苏利用身边之人以达到目的,夏江就让他看到梅长苏利用了他的母亲,靖王第一反应就想和梅长苏断绝关系。
说到底,所有的离间计之所以能够成功长烟缦,就是被离间双方不够信任的原因。
梅长苏了解靖王,所以他甚至能够预测靖王的言行。但是对于靖王而言,梅长苏从天而降,毫无征兆毫无道理的选择了他做为主君,心思深沉行事诡异,自从得到梅长苏相助之后,从一个在京城几无立足之地的皇子,不声不响的就超越了太子和誉王,甚至有一人独大的趋势。靖王也很认可梅长苏做为一个谋士的手段和能力,可在梅长苏的本性上,靖王却从未看透过,他依然不了解梅长苏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也看不透梅长苏一直以来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这也不怪靖王赵宝峰,因为梅长苏并不仅仅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梅长苏,他更是林殊。他也不仅仅是江左盟的盟主,他更是赤焰军少帅。梅长苏极力在扮演着一个毫不相关的谋士,但是他却无法抛开林殊的身份和一切过往。这样的一个梅长苏,又怎么能让靖王看得清楚和无比信任呢?
萧景琰与一个动荡的年代擦肩而过,离京之前是两个翩翩少年,笑容张扬,当时年少,总觉得时光缓慢来日方长,却不想半年时光,祁王以谋逆之罪被赐死,宸妃在宫中自尽lee牛仔裤真假,林氏父子尸骨无存,晋阳长公主殿前自刎,赫赫扬名的赤焰军一夕之间连一面旗都不剩。再次回到金陵的萧景琰,失去了皇长兄,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也失去了对父皇的尊重。这样一个人,又怎么能够对一个深不见底的谋臣给予无限的信任呢?他背负了很多的责任和压力,这些东西让靖王无时不刻的提心吊胆,因为往日的失去让他更加宝贵现在的所有,对皇兄和挚友离去的无力和负疚让他对身边的人倍加守护。
好在,梅长苏对靖王是完全相信的,即使靖王拼命远去,他也寸步不离的再次追回。
按夏江的计划,靖王和梅长苏决裂之后,一般的谋士应该马上甩袖走人回我的江左盟做宗主去了,哪里要在金陵受你的气。可惜,更多的人都给予了梅长苏足够的信任,比如
豫津,言侯爷,还有夏冬。
而正因为这样,夏江的离间计,终是没有真正成功。
进入公众号回复关键字“琅琊榜”即可进入历史图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