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过星星峡,就算是到了新疆了-zhen桢

车过星星峡,就算是到了新疆了
2018暑期新疆万里行记(七)
“最美好的生活方式,不是躺在床上睡到自然醒,也不是坐在家里无所事事,更不是走在街上随意购物;而是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奔跑在理想的路上,回头有一路的故事,低头有坚定的脚步,抬头有清晰的远方。”
我们九人豪华团,就在进疆这条理想的路上,向着清晰的远方奔驰而去!

车过星星峡,就算是进入新疆地界了。
但这只是一个地标,只具有地理上的意义。
而我更在乎的是那种身处新疆的氛围。也许包括空气,包括大地,包括阳光,但更多的是那种似乎看不见摸不着但又是实实在在存在的、非身临其境不能感受到的、言语难以直接表达的、无形却又不是虚幻的东西……
“弄啥玄虚啊?一个字,‘场’;两个字,元素!”
胡佬一语点醒梦中人。
对,就是物理学中的“场”,新疆特有的“气场”——只有当我切实感受到了新疆的气场,或者新疆的元素,我才觉得,我到了新疆!
这个,可以算作新疆的“场”之一。

所以,新疆,我们来了!
(啰嗦几句)
一直以来由内地进入新疆主要有三条路。
一是南面的国道G219线新藏公路。这条路穿过阿里高原到达新疆叶城,环境恶劣,与其说是进入新疆,不如说是进入西藏更合适。
第二条路是中间的国道G315线,穿过青海,在花土沟、依吞布拉克进入新疆,若羌为进疆后第一个城市。这条线很荒凉,但确实风景大道,可以直达南疆。
第三路是北线,就是我们现在走的G30连霍高速,和国道G312沪霍线并行,路况极佳,是进疆赶路的首选。进疆后的第一个城市是哈密。
今年新开通的G6京新高速,由北京出发经内蒙古进入新疆,然后并入G30前往哈密。所以,严格来说这只能算是半条。
历史上星星峡一直是第三条路的省界。
“过了星星峡,两眼泪不干。”这是过去走口内到了星星峡的人常说的一句话。它表达了背井离乡、流离失所的人们的一种强烈的思乡情绪。
星星峡并非峡谷,而是隘口。以前的星星峡是这样的:

对于新疆人而言星星峡就是一堵院墙,过了院墙就算是出疆了。
而现在是这样的:

现在这个院墙不是那么容易进出的了

说到这里,我就再啰嗦几句吧。
出发前、路上、归来后,被问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新疆安全吗?”
我在这里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
新疆,是全国最安全的地区,没有之一!
也许你会觉得荒凉,也许你会觉得杂乱,甚至你会觉得落后或者身处异域,但这绝不意味着不安全!
首先就是安检,无所不在的安检,包括所有的道路沿线、进出酒店、加油站、景区、商场等的公共场所。
道路安检的标准模式是:放下所有车窗,打开后备箱,所有人员下车刷身份证并人脸对比,有专门通道。很多地方对外省车辆有专门的快速通道。
检查人员一般都是警察、武警等“正规军”,持枪上岗,训练有素。

公共场所安检也有标准:X光机、金属探测们、手持扫描器三件套,加上专用的进出通道,和机场差不多。
检查人员一般就是保安,算是“地方武装”吧,配有长棍、盾牌等。

加油站安检标准是只允许司机一人开车进入,其余人员在加油站外等候。车辆开五门检查,司机需刷身份证并人脸识别,加油时加油机也要先刷身份证。加油站夜间不营业。

其次是无所不在的警力。但凡人员聚集地,不管是大城市、小县城抑或是村镇,在你的目力所及范围内,警力无所不在。这包括警察、警车、警务站等。

再次是“新疆人”绝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不堪。这其实是一种偏见,无论是维族,还是哈萨克族,其绝大部分本质上都很善良、好客(相比之下反而是哈萨克经商久了更看重利益)。
以下几张照片都是和维族的合影。




出门在外,安全第一。对于新疆的安检也许会觉得繁琐,但事后想想这确实是保证安全最有力的防线,甚至可以看成是一道风景,我觉得必须支持!所以每次安检我都会向他们致意,或道声辛苦。
实际上对于我们这样的外省车辆,一看就是来旅行的,安检很松,大多数就是形式一下,或直接挥手放行。
再说一件让人感动的事情。
7月16日晚,因贪恋格登山碑的日落美景,我们一直到天黑了才离开景区返回昭苏县城。这区间有几十公里的修路段(是我们此行最难走的路段),石头、炮弹坑密布。在一村镇三岔路口我们一下子不能确定方向,就停车询问一位路过的出租车司机。司机应该是哈萨克族,很爽快,说刚从昭苏拉客过来,准备吃点东西回去,让我们稍等他带我们回县城。但我们有所担心谢绝了,只是问清楚了走向。艰难挣扎到大约是23:30分又到一个路口,左转大路正在修,右转是一个小村庄,正犹豫时就听见后边有人喊“右转,跟我走!”。原来那位司机怕我们走错,就买了点点心就追赶上来给我们指路了。带着我们七弯八拐穿过小村庄上了大路,绝尘而去。
当然,星星峡作为进疆第一关,检查还是严格的——别怀疑,真有子弹!
我们大约是11号上午11:00离开的嘉峪关景区,返回市区加盖了邮戳,大约12:00不到的时候在嘉峪关“黑山湖”入口进入G30连霍高速,新疆方向。
当天没有明确目的地,反正半天时间赶路,走哪儿算哪儿。但新疆太大,两个县城间相隔很远,尤其是G30星星峡到乌鲁木齐这个区间,必须早做打算。
近200公里后,布隆吉服务区。这是进疆前以及进疆后想当时间内最好的一个服务区了,属瓜州。从这里开始大风肆虐,服务区的门都是两道,连车门开关都要先看看风向。

14:58分,G30甘新省界柳园北主线收费站。从这里直到星星峡的近80公里仍然是甘肃地界。

途经这个服务区,有个“臭名昭著”的、地处狂风区的、露天的、旱厕,你懂得

15:52分经过星星峡,收费35元,驶入新疆。
从这里开始高速的收费模式和内地不同,采取的是主线区间收费。即不管你从那里上的高速,也不管你到那里去,只要过一个主线站就要交固定的通行费。也就是不发卡了,高速上甚至可以掉头(不是逆行)。所以一路上开始了不间断收费模式,很多地方ETC还不能用,只能现金,让你觉得交了好多钱。但细算下来,你会发现新疆的过路费其实很便宜!
星星峡因附近山上有夜光萤石而得名。着急赶路,星星峡这里没有停留。回程时同样经过了星星峡并在服务区小憩,感觉这个服务区还是很不错的,打尖住店两相宜。

大亨大学刚毕业,驾龄并不长,但里程却不短。以西安为中心,川西、青海、江浙等均留下车影。此番新疆行完全独自驾驶,单程一万公里可谓人生一大经历,必须赞!

“场”也是很赞


再上一张车内小景,也很“场”
(陆老师的点评是:大美新疆上开启无人驾驶模式)

16:50经过烟墩主线,收费40元,室外气温大于40℃
在骆驼圈子,新建成的G6京新高速并入,但车流并没有明显变化。
也就是在骆驼圈子服务区加油时,傅哥的车发生了点意外:驾驶位的车窗玻璃关不上了!
傅哥经验丰富,当即判断是玻璃升降机的牵引钢丝断了。
这个故障在市区道路没事,但在高速上,尤其又是高温、大风的环境下可不算小事。
忽然想起前些年在川藏路上看到的以蛇皮袋遮风挡雨的一幕

“要不我们搞个纸板先把车窗封上?” 俺出了个馊主意。
“那怎么行?后视镜都看不到了,危险的!”
其实傅哥更深层次的含义是不想把爱车搞得很狼狈……
“那怎么办?” 服务区也表示修不了。
“只能先慢慢开到前面的哈密再说了。”
哈密也算是大城市,有标雪的4S店。
于是乎傅哥夹在中间,大亨断后,以时速60在高速上龟行,相信挨骂不少
“还行,再快点好了!”对讲机里傅哥说到——太慢了他其实自己也受不了。
加速到80。
“没事,再快点!”对讲机里的风声呼啸……
“那就定速90吧”俺说到。
……
事后傅嫂表示,“那风大得吓人,要被吹出去的感觉……”
傅哥似乎面不改色,也许是故作镇定?
60公里后,大约下午18:30分我们在哈密下高速,直接到了雪铁龙4S店。
好消息是还没有下班——新疆的作息时间和内地完全不同。
悲催地遇到了停电,都停工中,很热!
更悲催的是这家店没有备件,要么等调货,要么要到乌市。
但毕竟还是好人多,在帮我们确定了哪里有维修配件后,维修人员先帮我们把车窗玻璃升了起来并固定,这样开车就安全了。
离开4S点已经快8点了,我们决定先到哈密市区吃点东西再赶路。
很简单,牛肉面

从哈密继续往前一个县城就是鄯善,要不就是鄯善过去一点的吐鲁番市,距离在300公里多点,需时约3个小时。除此之外中间再无合适的住宿地。
由此我们决定,当天就在哈密住下,早点休息,次日一早赶路。
哈密住宿也蛮紧张郑秋泓,我们最后入住哈密华美达主题宾馆,档次不高,但性价比不错,有免费停车。回程时我们再次入住这里。

随拍,重点是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差不多相当于我们这里的下午六点多。

以下为陆老师当日小结:
嘉峪关一路西行333公里到达新疆地界,一路上茫茫的戈壁、荒漠与绿洲交织,高大的铁塔大风车、矮小的梭梭树、笔直平坦最优质的路况、匀速前行的车辆、偶见勇敢的骑行者、小型的龙卷风、近处轮廓清晰的沙丘、远处灰青色环绕的群山、低浮在蓝天静止不动的云絮相伴通行……今天的司机超年轻、超酷。新疆,我来啦!
2018年7月12日凌晨5:00许,离开酒店启程赶路,总里程3468公里。

今天的目的地是经过哈密、乌市前往独山子、奎屯一线,里程约800公里,中间是情况游览若干景点,傅哥则需要前往乌市修车。
此时天尚未亮,路上空无一人。
5:50分过二堡收费站,收费30元。天黑无法拍照。
之后天色逐渐变亮,大有日出之势。

边走边观察,看到即将日出赶紧路边停车!
PS:G30这一段可停车,可掉头,所以不违规。

然而云层太厚,太阳终究是没有出来。


7:03分过一碗泉主线收费站,收费55元。天色开始放亮,但时不时地飘点小雨。

从哈密到吐鲁番区间其实是有不少景点的,包括鄯善的库木塔格沙漠、吐峪沟的麻扎村、吐鲁番的火焰山、艾丁湖、交河故城,以及吐鲁番市区的葡萄沟、坎儿井等。但一方面这些景点吸引力并不大,另一方面时间上也需要控制,所以规划时就是根据当日行程、天气等因素视情况前往,其他等以后再说。



接下来“鄯善东”、“吐峪沟”两个收费站各收费25元。
进入吐鲁番,路边不断地出现这个——晾葡萄干的房子——据说叫“阴房”。

9:20分穿过火焰山峡谷,正下着小雨。


如果是军鸽来,肯定会说:
“牛魔王知道俺来了,怕俺被烤成乳鸽,就让铁扇公主扇了几下,再作法下点雨,等俺一起喝酒……”
从卫星图上看,这火焰山还真是火红。

测了一下,山顶海拔550米,公路上海拔-20米,NND难怪这么热!
吐鲁番火焰山是全国最热的地方,夏季最高气温高达摄氏47.8度(我们回来时实测46℃),地表最高温度高达摄氏70度以上,沙窝里可烤熟鸡蛋。由于地壳运动断裂与河水切割,山腹中留下许多沟谷,而这些沟谷中却绿荫蔽日,风景秀丽,流水潺潺,瓜果飘香。火焰山有其独特的自然面貌,加上明代晚期吴承恩将唐三藏取经受阻火焰山,孙悟空三借芭蕉扇的故事写进著名古代小说《西游记》,使火焰山神奇色彩浓郁,成天下奇山。

火焰山景区是酷热之地,醍醐灌顶造句景区很小,就在连霍高速公路旁,赭红色山体,还有不少以《西游记》人物为主题的雕塑,以及名为“金箍棒”的巨大温度计,景区的门票为60元。



火焰山景区就在高速公路旁,特意开了一个缺口方便前往。但景区内容不多,在自驾游圈子里很少有进入景区游玩的,在景区外可以看到火焰山的全貌。
“哎、哎、哎!军鸽你怎么回事?!人家牛魔王好心好意请你喝酒,你咋能这样?!”

翻了一下军鸽的帖子,在火焰山这一段是这样写的:
炽热的火焰山脉也有属于自己的一丝细腻……嘿来吧来吧火焰山已被俺老孙骗了芭蕉扇扇灭了,可凉快着呢,当年热的可以烤乳猪,如今最多就是沙窝焖乳鸽,来吧来吧……
坎儿井是军鸽强烈推荐的,作为军鸽粉丝不去一下似乎是太不给面子了

傅哥在火焰山和我们暂别,直接前往乌市修车。我们则进入吐鲁番市区(高昌区),直接来到坎儿井景区,时间是上午10:10。
这是门票


坎儿井是“井穴”的意思,是荒漠地区一特殊灌溉系统,普遍于中国新疆吐鲁番地区。我们在学初中地理的时候就被告知坎儿井与万里长城、京杭大运河并称为中国古代三大工程。吐鲁番的坎儿井总数达1100多条,全长约5000公里。


坎儿井是开发利用地下水的一种很古老的水平集水建筑物,适用于山麓、冲积扇缘地带,主要是用于截取地下潜水来进行农田灌溉和居民用水。我大致了解了一下,这坎儿井大致过程为:
天山融雪渗入地下,以暗河形式穿过吐鲁番北面的火焰山,进入戈壁滩下。再通过人工方式挖掘暗渠,利用山的坡度引入农田、村庄被人类利用。坎儿井不因炎热、狂风而使水分大量蒸发,因而流量稳定,保证了自流灌溉。

我们来到的这个“吐鲁番坎儿井博物馆”总体还不错,有地下参观通道、地面陈列馆,通过大量的图片、实物、模型,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向我们展现了坎儿井的结构、分布区域、功能和研究成果,让我们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地下长城”的历史变迁、修建过程。
这是模拟的坎儿井开挖和定向过程,有兴趣的可以百度。



当然,必须蹭讲解——正好来了领导,工作人员讲解得很不错。

“什么,军鸽你说颜值一般?那就看看这个吧!”


这是景区惯用的一种营销手段:先给你拍,然后出口处自愿交钱领照片。
当然,对我们无效。
这是明渠,用于生活用水,最后是灌溉。

这是暗渠,用于饮用。

坎儿井的水源自天山融雪,故而水温很低,当地人就在坎儿井明渠上搭上床铺纳凉。
就是这种。

人到了新疆,看到了火焰山,也游了坎儿井,但总感觉还缺少点啥
让我想想还有那些新疆元素、新疆的“场”呢?
对喽,到了新疆,怎能少的了瓜果、少的了馕?
赶紧补上!
一圈瓜果市场,哈密瓜、西瓜、葡萄每样都来点,甜得很!


萨依巴格大馕,四块钱一个,香得很!


当然,吐鲁番的邮戳不能忘记。

补给完毕。
中午12:37分重返G30,乌鲁木齐方向。

接下来疯狂赶路:
13:50,小草湖主线
14:30,盐湖主线
15:05,乌拉泊主线
15:17,乌拉泊西主线
以上四个都没有ETC。




后面几个如下:

下午16:20左右,我们直接绕过乌鲁木齐,在三坪服务区,打算在这里等待进入乌市修车的傅哥。就在车辆驶入服务区匝道时候,对讲机传来声音:
“别等了,直接走吧!”
卧槽,就是这么巧——我们和傅哥几乎同时到达这里,顺利汇合!
下午17:18分,我们在一个叫做“沙湾”的地方下高速,进入沙湾县城。

为什么来这里?且听下回分解!
PS:
昨天的文字被李老师批评了。李老师认为对其中的古格王朝介绍得太少,让不知道古格遗址的观众不知所以,难免有曲高和寡之嫌。
李老师批评得很对,特补上古格王朝背景知识。
另外,严谨的毛老师特意翻阅资料,澄清了“天下第一关”和“天下第一雄关”的区别,确认嘉峪关为“天下第一雄关”没错,并指出, “山海关”看来不“雄”。
特此一并感谢!
古格王朝的前身可以上溯到象雄国,建立的时间大概自吐蕃王朝瓦解后的九世纪起,至十七世纪结束,前后世袭了十六个国王。古格王朝是吐蕃王室后裔在吐蕃西部阿里地方建立的地方政权,其统治范围最盛时遍及阿里全境。它不仅是吐蕃世系的延续,而且使佛教在吐蕃瓦解后重新找到立足点,并由此逐渐达到全盛。因此古格王朝在西藏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古格王国当时的统治中心在扎达象泉河(朗钦藏布)流域,北抵日土,最北界可达今克什米尔境内的斯诺乌山;南界印度,西邻拉达克(今印占克什米尔),最东面其势力范围一度达到冈底斯山麓。其都城札不让位于现扎达县城西18千米的象泉河南岸,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
然而,战火摧毁了城堡,黄沙淹没了豪杰。望眼前满目凄凉,千古沧桑,一个兴起于十世纪,演出了七百年灿烂历史政剧,经历过十六位世袭国王,拥有过十万人之众的庞然大国竟然在1635年巴达克人入侵的战争中瞬间灰飞烟灭(当时的中原大地正处明朝末期,李自成闹事那会)。
它为什么会消失得这样突然?当年的十万之众为什么会无影无踪?这,就是古格王国最神秘的地方,对我们确实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千古之谜。
(待续)
预告片:大地的血管——安集海大峡谷
(欢迎点击顶端蓝字或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本微信号,您的支持是最大的鼓励!)
2018年8月26日